>

简要争辩瑞克和莫蒂“论人的留存及其情势”

- 编辑:亚洲彩票登录 -

简要争辩瑞克和莫蒂“论人的留存及其情势”

这周才发现有这么一部动漫剧被我错过,一口气看完三季,我的F,简直不能再过瘾了。这种过瘾,不是那种肥皂式的精神刺激感,而是可乐加茶的组合品味。它的可乐能刺激观看时的情绪,它的茶能让我们观看后回味无穷。 可乐是为了勾引观众的观看欲望,要素无非是劲爆、血腥、情色、科幻炫酷等混沌黑暗元素,展现了一种能冲击心灵的可能性,剧中人性中的善恶变得模糊,旨在释放出了人性中的真实欲念,无论黑暗与否。重点是,它描述的残酷与现实,让我觉得非常真实,觉得或许真有这么一种可能…… 我陷入了矛盾,理智告诉我这不过是虚构的,编出来的东西,现实绝对不可能存在。但虚假的东西又为什么能给我的心灵带来这么大的冲击?然后逻辑告诉我,这些内容并非完全虚假的,它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结合人性中的善恶观所进行的推理与设想。 然后,我认识到了某些现实生活中接触不到的信息或者知识,某种程度上扩充了我的视野。这些认知或者别人口中的真相,令我觉得自己很狭隘,为我抱怨现实的不公与残酷提供了有力的理由(借口)。多了这部分认知,似乎只是让我对现实更失望了。如果仅此而已,这部剧不会被这么多人认可喜欢。作者用茶式的温情,把我们从失落中拉回。 可乐味刺激过后所陷入的失落感与空洞感,用茶味填补。茶叶要素并不新奇,也不需要新奇,还是讲的亲情、友情以及爱情。但如果世界上没有了这些,那毁灭了也没什么可惜的。瑞克见惯了毁灭与死亡,但若发生在自己女儿和孙子身上,还是会令他疯狂。 第三季的回忆已经揭示,瑞克原本所在的世界的妻女已然逝去,但宇宙这么大,值得他留恋的,还是在女儿(或者是孙子?)身边。瑞克痴迷于探索宇宙中的未知,但总要拉上莫蒂这个废材拖油瓶,不过是他害怕会迷失在多元宇宙中。 可乐与茶,可以做成咖啡,刺激之余又能香浓回味。瑞克正是那瓶可乐,莫蒂无疑是那杯茶。 鄙人觉得,第一遍最好自己看,刷第二次前可以先看看解读,让后和亲友刷第二遍。

花了三个晚上,看到这部剧的第二季,它已经成为我心中不可撼动的神作之一,很难找到像这部剧这样如此暗合人的“自身确立”与“自身丧失”主旨的大众作品,毫无疑问,瑞克和莫蒂做到了。
在西方的思想中,一直隐含着这样一种思考路径,那就是人的感觉世界是瞬息万变,异彩纷呈的,所以它并不真实,在这个表象世界的背后,存在着一个永恒的,真实的本体,它才是世界的真实,世界的本质。
寻找这种真实,接近这种真实,是人获得自身解放的唯一途径,是人能够成为“完美”人类的方式。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尽管人给它取了很多名字,譬如,“逻各斯,质料,上帝,绝对精神,还是理性。”总而言之,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那么一种东西,一经掌握它我们就不在是这个不完美的存在,我们将会彻底的支配我们自己,而不是被一些不纯净的东西,譬如“欲望”所支配。
找到它,掌握它,是西方哲学家在近两千年来的全部目标。
可是,如果没有这个东西呢?或者说我们以为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存在着一种一经掌握人类就会开始新生的东西并不存在呢?
或者更彻底的说,我们自以为构成我们存在东西没有一个是属于“我”的,那么“我”是谁?更绝对的说,连“我是谁”这个问句都是被我们从小以来所接受的文化所设定好的,那么,这个世界可有一点东西是真真切切属于“我”的。
如果你熟悉西方后现代主义思潮的话,你将会明白,他们的答案是“没有”。
不单单是没有属于“我”的东西,就连“我”都不属于我,人们内心中一直坚定的“我存在”很可能不过是自我欺骗的幻觉。
想一想你是怎么肯定你自己是存在的,从家人,朋友,他人,还有现实世界中来确证自己的存在,外在的一切好像一面镜子一样反射了你自己,让你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确认了自己的存在。
但是,你是怎么确认镜子是存在的,或者说当你内心中的一切都不过是外界反射在你心中的结果,那么这个镜子也不过是一个反射结果,你为何确认“它”是镜子。
不过平常人没有这个机会,或者说他们的镜子并不完美,还有缺陷,让人们有遐想,可以自我欺骗自己确实是存在的。
不过是因为镜子不完美,自己说不定就在那不完美的一边,这也就是普通人追逐外界的表现,在他们的世界中,他们是弱小的,因而世界是不完美的,镜子不能把他们纤毫毕现“一切”展现出来,所以他们能够暂得以偷“生”。
可是这对于瑞克来说,不存在了,自从那把“传送枪”发明出来之后,他就像“神”一样强大,“全知全能”,他有“无数”的时间,“无数”的机会,去做“无数”的事情,可是他该去做什么呢?
当他无法从外界确证自己的时候,确证自己是有“边界”的时候,那么他应该如何认识自己呢?
自从发明了传送强的那一刻,原本的“瑞克”就已经死去。剩下的是一个“空无”瑞克。
瑞克为什么要无休止的冒险,我相信,他这种冒险是任何正常人都受不了的,连莫蒂都把自己的记忆不断的抽出,存放在外界,可是瑞克承受住了,我相信,在他没有回家的那二十年里,他都是一直以这样的节奏过着,这里有一个疑问,那就是瑞克在那二十年干了什么,如果是冒险的话,那么后来他强制要求莫蒂跟在自己身边掩护就是一个幌子。
不过总的来说,当正常瑞克死去的时候,“空无”瑞克只要还想活着,不想掉进一个虚无的深渊,他就必须好似一个溺水的人抬起头来呼吸,他就必须通过不停的大刺激冒险活动来提示自己的存在。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不停的说那句鸟语的原因。
普通人的刺激程度对于他来说已经不够了,这也是为何瑞克这么毫无节操下线的原因,他对于抬手杀人的看法就好像我们随手买个包一样简单。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知道,瑞克疯了吗?不,他很清醒,所以如此痛苦,那莫蒂他们呢?或许在瑞克的眼中,莫蒂才是疯子。

本文由商务合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简要争辩瑞克和莫蒂“论人的留存及其情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