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城生与死

- 编辑:亚洲彩票登录 -

此城生与死

        刚刚看完了【南京!南京!】,这部片子无论如何大约都算是一部提供了很突破的角度的电影,片子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主角,日本兵角川是唯一一个比较完整地表现了的角色,如果有主角,大概是南京城本身了,一座承载着历史的残垣断壁,片子的英文名为City of Life and Death——简直像是副标题一样黯然地坐落在【南京!南京!】的下方。虽说历史背景是屠杀,可是片中对生死的思考丝毫不亚于对生死的表现,而且“生”与“死”被赋予了同样的重量。无论是面临处死的俘虏、还是面临满地死尸的日军军官,片子里都没有遗漏地表现了他们的心境。 手持的拍摄,各种视角被纠结在了一起,剪辑得是如此的客观,以至于许多人觉得此片剧本非常凌乱。 我认为,陆川是非常大胆的一个导演,针对如此敏感和官方定调的题材,能努力地引导观众重新从一个历史、当事人的角度,而不是一个单纯的哭诉的、受害者的角度来审视那场人类的悲剧。人的感情是极其复杂的,许多行为在我们这个平平淡淡的环境下完全无法想象和理解,英雄也好,汉奸也好,日本兵也好,他们都有着各自的选择和情感。我看过许多日后各方制作的对侵华日军老兵的访谈录,许多人像是集体失忆一样、对当时的事情记忆模糊,还有人不愿再提起那些事情。看多了,我逐渐认为那种情绪并不是想推卸责任,而是自己也不能确定的一些自己。
  
    片子里各类日军施暴的场面固然有,但是实际上一再地重现,作为观者很快陷入麻木,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强烈的、莫名的失落,对人性的失望。日本军队当时杀中国人和德国人杀犹太人有本质的区别,纳粹杀犹太人是上纲上线地种族灭绝,手段理性无情到了完全是科学的程度,但是当时的日本人并没有种族灭绝的打算,以前在哪里读到说,高层反之还反对下面胡来,“因为占领别国首都后杀人防火强奸有损圣战形象”。实际上日军并没有丧失作为人的理性那一面,片中伊田队长杀人的同时发出的一些生死感叹其实很有意味,如同陆川所说,一味的魔鬼化日军其实并没有起到任何谴责的作用,反而是减轻了他们的罪行。因而,真正地追究责任,就需要把那些施暴者还原到人来解读。而当时日本军队的行为更像是一种人某一面压抑的释放,或者说突然没有了道德和法律监督之后,在极端环境下,作为人的兽性部分爆发出来的可怕行为。

我猜,导演想拍成纪录片,又没那么多资料,想拍成故事片,但屠城的大背景之下,去表达细枝末节,难达效果。

    片子没有一个主旋律,只有生与死的表现和引出的深思,最后德国商人拉贝回国前对着20万难民跪下了;原本为了自己家人而和日本人合作的唐先生在最后把生的机会让给了乔装的国军将领,自己含笑上了刑场;日本兵角川放走了俘虏,在阳光明媚的小坡上自杀了。有人说这个“良心发现” 太牵强,他应该不是"良心发现"而自杀,而是掺杂各种对现实经历的失望、困惑和伤感而死,活着比死更煎熬。

便揉合了纪录片与故事片。

    看完了以后我去mtime看了一下影评,实在看得我非常的不舒服,那些自以为电影达人的人,一会说此片抄了xx和xx(然后被评论点破)、还有人完全以开玩笑的角度来评论,以非常犬儒和装B的方式洋洋洒洒了多篇。这部电影对这一部分在所谓“文艺”的海洋里泡大的观众也许没有起到任何生死的思考作用,连爱国主义的感染也没有,也许是长期以来主旋律宣传的反作用吧,可是连人文关怀意识都没有,谈什么文艺呢。

当然,也想表达人性,中国人的人性,小日本的人性,还有拉贝为代表的老外的人性。
可是,小日本有人性么?

    时过境迁了那么多年,民族的苦难如果不能给我们除了30万这一统计数字带来的悲痛和仇恨以外的任何厚重,那才是真正的人如草芥。

1.中国人不愿面对的历史,今天有人有勇气去拍,是一件好事。至少提醒国人,今天繁荣的表相之下,须时刻记忆曾经的屈辱。

本文由明星图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此城生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