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一盘比相当大的棋!

- 编辑:亚洲彩票登录 -

那是一盘比相当大的棋!

刚看完1942,趁热随便胡诌几句!
因为确实觉得,就是一部普通影片!
所谓酝酿19年才得以完成(2012-19=1993,那时候冯导看中剧本,会产生如此想法吗?主演也用葛大爷?要知道1997才出了贺岁片《甲方乙方》呢!),我们都知道是“噱头”的可能更大些吧。

打分的话,真是没法打。喜欢脑洞开的就会觉得有趣,喜欢打的会觉得打的还不错,喜欢帅哥的不说了,但是纯从讲故事角度,这种觉得没讲完的故事真是糟心啊。所以,只能给3星。

一盘很大的棋吗?
我想从五个方面说了下,罗列一些网上资料,结论是:其他还说什么呢?
这就是一部电影,为了收益而拍摄,为了之后的收益而会有下一部,而已!

看了三遍赤道,包括一遍粤语版,看三遍纯为张震。但是电影中有些逻辑一直理不顺,当然,导演们也真的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看了一些影评后隐约能感觉出一些导演的妥协和修改,比如大篇幅的描写韩国的一些场景,如孩子过生日、回国。但是还有很多大家没讨论到的细节,在此抛砖引玉,大家共同讨论。

好了,刨去这个因素说片子!
1、背景:
1942年河南全省遭灾,秋粮完全绝收。国民政府驻河南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副司令长官汤恩伯(当时的河南省政府有名无实。蒋之嫡系汤恩伯则被人称为“中原王”),仍强征军粮,几乎掠走了农民所有的收获。农民手中没有丁点儿余粮,不到年底,已有大批村民饿死。活着的人们,踏上了逃荒要饭的漫漫征途。

赤道有几个小细节一直没人说,而这也是电影的一些关键点。比较能帮助理解整个电影和导演当初的设想。
第一个是,张震是在朝鲜偷的原料球(当然,字幕写的是韩国)。所以才会有后面韩国特工说:“没想到我们的国家是以这种形式统一在一起的。”后面张震在澳门跑狗场也跟买家老大(MR.B)说起这个问题。
那段对话第1点出了他们双方分别偷的武器和原料(所以飞机坠毁是MR.B一伙干的。最后赤道又对宋鞍说接到这个工作的时候就开始计划让飞机坠毁在哪,证明MR.B一伙不过是枪)。
对话第2点出了真正的买家是“殿下”(他应该是MR.B的老大一类,电影里一直强调买家是“中东人”,会不会“殿下”是中东的什么石油大亨一类的。)他们都是为殿下做事,也就是殿下让他们联手工作的(所以赤道及信差不是个大组织,虽然他们跟各个地下组织保持着良好的联系但是他们是独立的一个小组),而殿下有至高无上的权利(power to play god),最后宋鞍也提到武器被赤道和信差卖给了殿下。
这个殿下,就是一个很好的布局,有第二部时候殿下可以作为大BOSS,没有的话殿下的使命也完成了。

2、现实:
美国人长期以来干涉我内政,在二战那个年头,就阻扰国家代表出席国际会议;而在河南灾情这个现实面前,再度出现在所谓“现场报道、揭批真相”的一面,使得视听被混淆;于是,为了以证视听,在大面积受灾和饿死人的情况下,政府向这个地区所征的实物税和军粮任务不变。陈布雷说:委员长根本不相信河南有灾,说是省政府虚报灾情。李主席(培基,河南省政府主席,李雪健出演)的报灾电,说什么“赤地千里”,“哀鸿遍地”,“嗷嗷待哺”等等,委员长就骂是谎报滥调,并且严令河南的征实不能缓免。
但是,另外,关于多有媒体共传的冯玉祥评论此事,是否也该有另一面阐述?
冯之回忆录记录为:

第二个是印度情报头子说不喜欢韩国特工,觉得他们歧视印度人。韩国女特工说了一大串有口音的英语,重点词大概有什么中国什么的没听懂,但肯定不是字幕翻译的什么中年男人害羞一类的。

请看,时任河南省民政厅厅长的杨一峰晚年有过一段回忆,其中涉及一段影片中描述的战区司令扣押省府官员的剧情!

第三张震在戏里除了信差还一个名字叫“金焘年”,这是一个很韩国的名字,根据这个电影的设计,有名字的人还是很有故事的(包括给他安排的干妈环节及他们的对话都诉说了这些)。

  时任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蒋鼎文,曾因为军粮问题扣押了河南的财政厅长(彭若刚)和粮政局长(卢郁文),其理由是:“我是只管军事,征粮则是河南省政府的事;明知道河南缺粮,省主席却报告河南的收获还好,使我不能向他处求粮,为了军粮,现在他们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辞职,二是拿出粮来。”

第四,赤道在京都俩人几番来回后,他对宋总说一句话:我们有的东西你们没有,叫信任。回想电影,确实赤道和信差,信差和信差之间基本没有联系,完全依靠信任完成。而这些,除了信任还有强大的前期策划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

  时任河南省粮政局秘书的于镇洲也有相似的回忆:“弟供职省粮政局,驻鲁山康庄,亦为灾情严重之区。弟为报灾事,屡向卢局长郁文建议,应速将真实情况转报中央,但均未被采纳。(民国)卅一年弟曾写有《灾荒下的河南粮政》一文,将实际灾况、面积、人民死亡及征集粮食数字,均作详细记载,省政当局未允发表。原文存粮政局档案中,弟亦未抄存副本,至今思之,犹觉可惜。……灾区范围,以黄泛区扶沟、许昌为中心,周围数十县份,纷纷报灾,省政当局以麦苗茁壮,误认各县系避免多出军粮,故意谎报灾情,公文往返,拖延勘查,不肯据实转报中央。”于镇洲还说,洛阳军方曾将灾情实况报告给重庆,但因与省府报告相反,而遭到重庆方面的申斥:“当时驻洛阳司令长官(编辑按:即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虽将灾情实况上报,因与省府所报不同,复蒙中央申斥,军政双方曾因此事引起极大的不快。”

说几个电影之外的闲篇。
第一,余文乐和张震加导演们做《一票难求》的节目时,说希望第二部增加他跟张震的对手戏。
之前也有人脑补余文乐也是信差,或者张震是卧底,但是张震又说是自己第一次演反派,所以真相只能等待了。
第二,有人说2、3部的素材已经够了,就等待剪接了。

  李培基自己是怎么解释迟迟不向中央实情报灾的呢?刘恩茂晚年回忆说:“当张溥泉和张厉生两位大员到河南勘察灾情时,……张厉生先生当面问李培基为何不报灾?李培基说:‘起初看到二麦麦苗丰秀,不会不下雨,谁知皇天这王八蛋刮来一阵黄风,一夜之间把麦苗刮干了。’张厉生先生又问:‘有了这样情形,为何还不报灾?’李培基说:‘我见早秋长得还好,谁知皇天这王八蛋又来个搦脖旱!’”但李氏的这种辩解显然是没有说服力的,据金汉鼎回忆,在中央派张溥泉和张厉生前往河南调查时,“李培基主席率领有关人员在赴会途中,告知专员李杏村向代表们说:‘不要把灾情说得太严重,主席自有办法。’”

计划周五再看一遍,如果有新想法或者细节再随时修改吧。

哦!二者矛盾了!事实真相呢?想来刘、冯都不负责!他们只是一编+一导!

本文由明星图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那是一盘比相当大的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