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金大劫案》和它的宁浩

- 编辑:亚洲彩票登录 -

《黄金大劫案》和它的宁浩

文/公元1874

图片 1

去年我曾经给杂志写过一篇专栏,主题是中国的电影导演。其中我列举了几个导演名气比一般明星要大的,除了冯小刚、张艺谋和陈凯歌这三位之外,恐怕就是宁浩。他是中国第四个票房过亿的导演,也是只有两部广为人知的作品就已经名声响当当的导演,即便《无人区》一直难产,也没有妨碍大家打出8.5分(满分10分)的的期待值。那40000多名点了“想看”的观众,高居华语未公映电影的首位。如此情形,都代表着宁浩在观众心目中的地位。

《黄金大劫案》中疯爹金镖十三郎在小胡同里踢打了一番,让我想起了文松那一卡一卡的少女萌萌拳。

所以《黄金大劫案》从一开始,就是一道宁浩的“劫”。所有人把宁浩这三年多以来的被迫缺席,以及两部疯狂系列所延续下来的印象,转化为一种期待。而这种期待,再在这几个月里宣传方不停的狂轰滥炸“宁浩”这个标签,更是火上浇油。现如今,国内恐怕只有张艺谋的电影,才会在上映前的宣传重点是导演而非演员和电影本身。而就连张艺谋,也没有试过把自己的头像毫不相干的放在自己的电影海报里,而且海报推出一款又一款。

又回想了《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三部电影一齐在脑海里翻搅,三个场子都进了的一些演员便串味了,粘胡子不粘胡子,鸡窝头子弹头,老面孔的新扮相,看上去竟恍若来生后世的相遇。

在电影宣传方有意无意的过度消耗、透支宁浩这个品牌的时候,《黄金大劫案》成了一部必须要比《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都要好,甚至要比那部绝大多数人都没看到的《无人区》要好的电影。毫无疑问,这是很难的。如果说要比《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好,恐怕宁浩还能做到;但如果要比那部因为被广电一禁再禁,让大部分人已经狂热的在豆瓣上打5星表示“我给满分的原因是因为广电”的《无人区》,《黄金大劫案》显然没有任何胜算。

带痞气的人物,这次是黄渤让位,传给了雷佳音,他偏憨的脸虽弄不出黄渤的厉相与倔劲,但多了一种屌丝的欠感,与街溜子党的称呼还是配得上的。

更何况,这是一部不再多线叙事、不再疯狂、不再是当代背景的电影。宁浩拍了以前他没有尝试过的新东西,伪满洲国、抗日主旋律、男女主角的爱情……当我在电影院里,看到电影里前半段小东北扮耶稣而引发全场爆笑和掌声的时候,我知道这时候的观众还在期待那个疯狂的宁浩继续疯狂;但当后半段开始不停的牺牲、当小东北说出“有些事,比命还重要”的时候,观众的沉默,让我意识到,这道劫数,宁浩显然渡得有些艰难。

主角的替换,也是其余的大变动的预示。《黄金》的场景设置不再选用如《石头》《赛车》里掺和了乡土味儿和暴发户气息的拥挤市镇,而调头找到了近年常见的民国日治下的东北大城,算是一招稳棋,毕竟挑战自我要冒风险,借了抗日神剧的东风铺一层垫底的保障,我猜宁导是作了最坏的打算。

这是一个看上去还算热闹的故事。伪满洲国的妖艳影后、伟光正的革命党、二流子革命党、小混混、满清遗老、二逼剧组、阴毒的日本军官……可以说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只不过,原来在剧本里还算有张力的故事,在电影里都没能体现出来。

既然有日军,抗日也就没说的必定要有。如果能拍一部在满洲国里普通人的惯常生活,一头牵起日军,另一头勾连革命党,从侧面底面描述一下生活,这样的剧情片也许能在姜文的《鬼子来了》后展示其他维度上的新意,尽管肯定会为取龙标而被阉得妻离子散,阉得它爹都认不出来。

记得原来剧本里的第一幕,写的是黑屏,而后蹦出几个大字“文明观影,请勿喧哗”,接着是伪满洲国的政治宣传片,随后镜头才渐渐拉远,呈现出黄渤和孙淳交换情报的一幕。我很喜欢这个开头,一是好玩,它用电影院,把戏里戏外、80年前的伪满洲国和2012年联系到了一起;二是有隐喻,电影在伪满洲国时期沦为日本的宣传工具,在正式电影开始前总要来一段大东亚共荣圈的主题短片,如今的情形好像也差不多到哪里去。结果到了正式上映的版本,这一段不再是片头,范伟的那张脸第一个出来,知道范伟是什么人的观众立刻就开始笑。没错,喜剧效果的确更强,但电影院的这一幕却被大大的削弱了。而且,如今的宁浩,还需要这种猴急的向观众证明,我依然在拍喜剧吗?

在抗日这种情节上,《黄金》在大框架上承袭了传统,宁浩在骨架上看得出来没多费心思:一个草根混混,机缘巧合下结识革命党,并且边偷鸡摸狗边飞天遁地,最终逆袭成了大英雄,干掉了所有敌人。

最遗憾的一点,在电影院里,原剧本里曾经安排了大段鸟山的独白,和《无耻混蛋》一样的作用,在开篇那个纳粹军官的磨磨唧唧里,凸显出这个人的阴险和毒辣;但是为了赶时间,反派几句话就开始冒狠,铺垫不够,效果欠佳。

他的功夫,下在了血肉上。

这种情形还出现在后面很多场合。每场戏都很赶,好像导演只是想把故事赶紧在108分钟里讲完。但问题是,120分钟能说完的故事,为什么非得压缩在108分钟里呢?如今的宁浩拍一部120分钟的戏,难道都不可以吗?多了12分钟,每天多那一场的排片,真的有意义吗?

框架上不多的出彩之处,最独特的是三进三出的来回式情节,不像大多数此类电影一条杆子捅到底。小东北他们抢到了黄金,他交房租时却被胖房东举报给了五哥,抓人时他逃了但落下他爹金镖十三郎被捉了,于是被迫说了黄金藏匿处,还差点让革命党被鸟山一网打尽,人虽然又逃走了,黄金却白抢了。

因为赶时间,剧组里那些性格各异,造型各异的导演、制片、茶水、摄影、编剧的戏份遭到大幅删减;因为赶时间,千金大小姐被逼成婚所营造的冲突被削弱了;因为赶时间,小东北和千金大小姐的爱情显得突兀而缺乏说服力,散场时一个观众在旁边和他的朋友聊:原来给俩耳光就能让人爱上了啊……

这一段有两个值得评说的点,一是首次抢劫黄金时短促的描写,二是对疯爹死亡的处理。以旁边讲述的方式飞快地带过了抢劫案的经过,我总感觉这样虽然提高了层次性,表达了手法的多元,但时间给得太少。我没计算过,但是就印象来说,抢劫的时间和事后小东北与富家女纠葛的时间差不多是等长的,我觉得这二者的比例不怎么恰当,应该是旁边稍长一下,更慢更细腻一点,才能维持情节节奏的顿挫感。

如果说这些删减让角色们不在出彩,顶多不能做到锦上添花之感,或者说不能像《疯狂的石头》那样让人记住一个男八号黄渤的话,那么整部电影的重头戏---劫黄金,一样存在不少的问题。

图片 2

类似于这种从电影标题就定下目标,要在电影里做一件大事的题材,通常少不了敌我双方的“你来我往”。《黄金大劫案》里,正方显然是影后芳蝶所带的剧组团队,再加上一个不停坏事的小东北;而反方则是鸟山幸之助和他的日本军队。一部讲述黄金如何被打劫的电影,在电影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黄金就已经被芳蝶拿到手了。这种出人意料的方法固然不错,但后半段却没能保持住前半段还算紧凑的叙事,开始往着使劲煽情和故意营造戏剧冲突的范儿上走。

至于疯爹那个部分,个人感觉是个败笔,不过这也加强了我对“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的判断。在这里,他的死亡之后是一段俗套的煽情环节,雷佳音和郭涛的表演很到位,疙瘩汤倒是稠得过分了点。

黄金就这么被小东北堂而皇之的拿走,带着戳印的金条就这么被小东北拿去交房租——且不论那一根金条能交多少年的房租,平常人抢了银行还知道把连号的钞票分开用,小东北难道就不知道要先找个黑市的金铺把黄金给融了吗?

要是它俩用力的方向颠倒一下,也许会处理地很好。如果注意一下《石头》以及《赛车》,将发现它们鼓点一般紧密的节奏感真的很来劲,不过相较于不变的一直高频率运动的节奏,长长短短搭配着来的《黄金》的节奏的安排是更难的,情有可原。

一个广播就能引得整个剧组毫无遮掩,毫无准备的冲向埋伏圈里,常理难道不应该时偷偷摸到存黄金的地方,一探虚实再进去吗?

劫案对峙双方的另一头——日本军官鸟山,也是个有趣的人物。我最欣赏的是他那一口怪异地流畅的中文,听多了《爱情公寓》里关谷的口音,再一听真正的日本腔的中国话,顿时有股舒爽之感,像臭豆腐,北京豆汁儿,油炸鸡屁股,不是正经东西,却有别样的风味。

没有任何明确的战术,仅靠化妆就突破了戒备森严的公使签约现场,如果说这是侥幸,那么接下来就是愚蠢了——芳蝶说了句大家小心,就开始拔枪乱射,没有任何章法。结果当然是不出意料的,整个剧组全灭。如果救国会的智商这么低,那也难怪东北被日本人占了这么久。

日本势力一方的外援是富家女的爹地,小东北这儿的跟班则是卖军火的乱匪,五爷和女房东是中间奔走,为对决两方牵线的灰色人物。这种清晰的人物关系还是比较小清新的。

本文由明星八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黄金大劫案》和它的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