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完续集,更感觉首部的可贵

- 编辑:亚洲彩票登录 -

看完续集,更感觉首部的可贵

      《一代宗师——叶问》,一定得把这个头衔带上,黄百鸣就是叫给王家卫看的。
    
    1982年,小王墨镜拿着个破剧本去找黄兔牙老板,希望能在新艺城混口饭吃。当时的新艺城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年年盈利的独立制片企业。兔牙老板一向以快餐商业片出名,全公司几头怪蒜,拍东西出奇的好而快。墨镜刚出道,可能也嫩点。兔牙老板看了本子,说,你写过剧本么,一看你就欠练。
    兔牙不了解墨镜,这不是他的错。墨镜的剧本是挺烂的,自己都不觉得好,经常临开拍还要改。于是,一段姻缘就此错过,墨镜和兔牙接下了梁子——终于拐回来了,墨镜发迹以后,正是兔牙落魄的时节,香港电影两个奇才却从不合作。
    
    
    二十年苍海沉浮……     

伪装者最后被揭开,揭开者成了新的皮囊。
谁玩弄了谁,那个最聪明的人不一定是最正义的人,恶者恒恶,善者就应该变聪明点,最后知道了真相其实更可怕。
很多电影的结局都是千篇一律的正义战胜邪恶,其实邪恶之所以邪恶,是因为它没有底线,它的底线可以因为很多客观的主观的原因导致,然而最后的结果都是同样的没有道德底限。
影片中卡罗琳无疑是个聪明人,可惜她在意识到不寻常的时候好奇心占了上风,结局善良的心被邪恶的灵魂利用,自己的皮囊成了邪恶者归宿。一想到影片中两个孩子隔着窗户,看着门口被掉在树上烧死的两个黑人的镜头,我就不寒而栗,而后烧死的是两个小孩的灵魂附着在黑人夫妻的身上,而后律师,而后到了女主身上,影片戛然而止,我觉得这里正是最让称绝的地方,虽然有点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但是那种令人难忍的绝望让人无法忽视,让你不得不去想,看完就期待续集。

    2005年,墨镜在经历了高潮之后,被《2046》闷了一棍,回来想拍个赚钱的题材,就是想到了《一代宗师——叶问》,还想找梁朝伟,还想拍成功夫片,有点搞。但是观众觉得墨镜是大师,一定能搞出来。
    问题是兔牙老板决定东山再起,于2004年成立了东方公司,也看中了叶问,那还客气什么,抢啊!
    八卦完毕,书归正传,讲讲我对这部电影欣赏的理由。对不起,还要从历史说起……
    
    2005年,香港电影的一个暗黑年代,你记得那年、或者说那几年有什么港片让你印象深刻么?如果你不喜欢银河,那就真没有什么印象了,连三级片都停产了,有能耐的都出逃了,连王晶都跑来北京混饭,香港没盼头了……
    这时,《杀破狼》横空出世,我不夸张的说,这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加上删减才78分钟的时长,题材为普通警匪片,剧本拖沓毫无新意,甚至因为过于黑暗而不能进入大陆院线,我为什么说它是里程碑呢?
    但凡里程碑式的作品,大多毁誉参半,缺陷甚至比优点还明显,这样才能更让人感到它优点的可贵,最好是一俊遮百丑型,那就真的万古流芳了。
    商业片尤其如此。
    毫无疑问,《杀破狼》就是这样一部电影,虽然剧情烂俗,表演程式化,但是一个闪光,就像蘑菇云一样吞噬了一切。实话实说,我只看过后半部分,但是足矣,一段堪称史上最精彩的对打,革了香港功夫片的命。子丹对吴京,一个是美国截拳道冠军,一个是全国武术套路金牌,都扯淡,真正的搏击来自于生活,洪胖子可能都没想到两个人聚变后的能量能大到这样,简直男性肾上腺素喷发的极致,他后期准备像Jacky chan一样降格胶片时才发现,用不着了,香港电影史上最快的拳速已经诞生,或者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快的。
    功夫和电影,说不好谁成全了谁。李振藩刚到美国时,为了有钱开武馆,利用童年走穴的经验去搏试镜,完全一个二流艺人,演了几个电视剧配角后几乎退出影视圈。后来,一个嘉禾的制片人看中了他,把他拽回香港,给他自信,为他投拍了《唐山大兄》。可以说,没有邹文怀,就没有后来成为一代精神偶像的Bruce Lee,截拳道能有今天的影响,应该先感谢邹文怀,而不是李小龙。香港人开创潮流有先例,李小龙走的是内销转出口,一直到死,他也没想到能有今天的地位。
    江湖风起云涌,后来的成龙、李连杰,都给香港电影奉献过里程碑。今天再看《醉拳1》、《少林寺》,看不下去;《唐山大兄》,那就是个笑话,可是,在功夫电影圣殿的牌位上,想给它擦擦灰都够不着,太高了。
    今时今日,甄子丹正在向这个牌位挺进。他比他的前辈坎坷得多,虽然一早名声在外,但是一直棋不对位。我接触他可能和大多数人一样,大约在90年代初,那时,他演过黑帮大佬、奸臣、肥皂剧,甚至太监,有机会秀功夫时,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很厉害,但是仅此而已,他是一个能被人记住的花瓶,拍《男儿当自强》他被李连杰打伤眼眶,拍《铁马骝》又被于荣光踹伤,可饶是如此,他也仅仅被当成一个刘家辉式的个性演员。
    娱乐版关注最多的,是他拍《七剑》时在对手脸上放台词,更让人觉得他不是一个当演员的料——他是ABC,基本上认不全几个汉字,有人甚至觉得他的牙花子太抢镜,属于为搏出位不惜露肉上时尚杂志说自己讨厌被女人包养那种二流艺男(04年我看过一期时尚杂志上,他和郑伊健、方中信等一批师奶杀手裸胸拍封面,当时不禁哽咽,叹息一块璧玉的沦落)。我记得当年在电影频道时,看《英雄》人民大会堂首映式的素材,明星两两出场走红毯,张艺谋和李连杰,张曼玉自然和梁朝伟,轮到章子怡,伊居然环顾四周,绕过离她最近的甄子丹,去找程小东。甄子丹最后只找到了和田惠美。我无意数落章小姐的世故,毕竟这个圈子很现实,但是我充分感到了作为一个演员,子丹在寻找自己定位上的迷茫。一个美国人,寻根到香港,可是连当年Bruce lee的幸运都没有。
    这一切直到42岁,他遇上叶伟信,兴许还有洪金宝,虽然他们以前就有合作。这个已经过了功夫演员黄金年龄的巨星(李连杰42岁在拍最后一部功夫片《霍元甲》,成龙42岁已经拍完了他最后一部赚钱的《尖峰时刻》,至于李小龙,42岁,他已经死了十年了),这块璧玉爆发了。
    一个烂剧本,一个片场摸爬滚打起来的年轻导演,一个正在走下坡的武指,成就《杀破狼》的,正是巨星自己。票房不高,类型偏硬,观众爱憎分明,有的觉得太灰暗血腥,有的觉得香港电影后继有人。我说,不着急,再等等。
    于是,《龙虎门》,没起来;《导火线》,有点给劲了;《叶问》,到了。
    《叶问》一如金三角的前作,剧本很吃力,表演很生硬,有人说什么爱国主义巨作,我劝他们去看《梅兰芳》吧,蓄了胡子的黎明也比叶问更想爱国。在我看来,子丹一如既往,在灰暗的环境里发射着万道光芒,我爱看《叶问》的理由就和爱看《杀破狼》《龙虎门》《导火线》一样,只不过这回,传统武术给近身搏击镀了一层金光,不管对手是王朗、王小虎、托尼三兄弟还是日本人,打就要打得快,第一高手火云邪神说:“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如果你不像我这么了解子丹,那你可以看看叶导苦心孤诣经营的氛围,热血沸腾的音乐(鬼子给打鬼子的片做音乐,比我们自己做的还好,tnnd),七十年前梦幻般的武术之乡(满街洋店里的中国人身穿霍元甲的长衫练国粹),发黄的画面(周董和方文山肯定喜欢),以及——久违了的樊少皇(97年以后接触港片的观众应该对他不熟),上海美女熊小姐(花瓶就要这样,用眼睛杀死你),林家栋也可以奉献这么到位的演技(快赶上《神探》了),池内博之不就是鬼冢老师那个班的(叫什么国夫)
     
     …………
    
    总之,《叶问》即将登堂入室了。多少年后的贺岁时节,肯定会有人回想在这个香港电影的冬天,有一个越买越旺,不断加场的功夫片,就是子丹大哥的出道之作(孩子么,不了解历史,就会从眼前开始算)。
    我会耐心地给他们讲,子丹的母亲,是太极宗师麦宝婵,1975年在波士顿创办中华武术研究会;子丹小时候钢琴8级;十几岁由于在街区滥用暴力被送到北京什刹海体校学武;后来辗转到香港,跟袁和平开始拍电影;子丹自幼学习截拳道,并用传统武术的童子功弥补了咏春传人下盘不稳的缺点,从而形成以快见长,同时借力打力的新一代拳术,终成大家……
                                            2009.01.10

本文由明星八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看完续集,更感觉首部的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