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逢的,会相逢

- 编辑:亚洲彩票登录 -

相逢的,会相逢

相逢的人,会相逢。比起小幸运,我更喜欢,小确幸。

S问我,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喜欢女孩是什么时候嘛?

第一次为一部电影写影评。很久没有这种因为一部电影一些琐碎的小细节瞬间内心柔软了,笑。大概是,在这个躁动的世界,每个人的心都在日益坚强,内心柔软的地方已经隐藏在最深处,能够触动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了。
    
很久之前我就很喜欢村上春树的一句话,他说,“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这么多年过去,我从最初的那个年少轻狂的少女变成现在这般眉目温和的女生,期间经历过很多很多事情,现在想来,倒是感谢这些经历,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大概一直都觉得,一切经历,都是修为。
    
好像无论多久,我都是一直相信,一直相信,这个世界上,相逢的人,会相逢。无论两个人中间间隔多少年,间隔多少时光,如果注定在一起,一定会,再次相逢。
    
嗯,大概是这种幼稚的想法。笑。
    
原本是凌晨醒来时偶然看到微博上有人分享田馥甄这首《小幸运》的MV,看完却觉得莫名戳中泪点,内心瞬间柔软。再后来便是断断续续的看完这部电影,电影中很多小细节都足以让我想起青春里的人事,看到电影最后一段,林真心给华仔的经纪人打电话,当她电话里后来说,华仔应该跟你们说过了吧,我是林真心,对方微微沉默了几秒,就在林真心以为对方是不是挂断时,对方一贯低沉温和的声音再次想起,他说,林真心?林真心一回头,刚好看到身后那个和他通话的男生,目光微微一怔,男生则微微扬起嘴角,一字一句的说,麻酱面,麻酱面,麻酱和面,还是分开吗?听到这里,女生眼里好像充满了不可思议,却也是目光瞬间柔软,隐隐泛泪?大概如此。
    
再后来,是哪个小细节,让我瞬间掉下眼泪呢?是徐太宇孩子气的说完,不然咧,演唱会快要开始了,然后慢慢走向林真心,最后走到林真心面前时,微微耸了耸肩,装作漫不经心但眼睛里却是微微紧张。只见他定定的走到林真心面前,声音一贯温和干净,眉目安静的道一声,好久不见。

“靠,怎么听起来这问题还可以反过来问:‘你第一次喜欢男孩是什么时候?’”

那么一瞬间,我的眼泪哗的一下砸下来。
    
林真心瞬间就红了眼眶,眼泪开始往下掉,哽咽着声音说,好久不见。徐太宇则孩子气的碰了碰额头。
    
也是那个时候,我忽然想起你,尚思易,看到徐太宇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当初的你,《谁的三分之一年》里那个飞扬跋扈的少年。 我的青春里,是真实的遇到过一个徐太宇,可我更喜欢叫你,尚思易。
    
在我们的青春里,一定会有这样两个少年,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无论是欧阳非凡还是徐太宇,都是我们青春中重要的人,正因为遇到他们这样的人,我们才会成为现在的我们。比起田馥甄的小幸运这个词,我更觉得,青春中能够遇到这些人,是一种,小确幸。专属每个人自己的,小确幸。
    
想起徐太宇后来对林真心的告白,他在录音里说,“林真心,虽然你又矮,又笨,还喜欢别的男生。虽然这样,我还是很喜欢你。” 声音听起来真是干净又不乏宠溺。
    
想起尚思易当初懒洋洋的靠在走廊的栏杆上说,”纪冬至啊,虽然你脾气坏,又不像叶荷那样听话,头发又短,怎么看都不像女生嘛,但是,真糟糕啊,本少爷还是很喜欢你。“
    
连对白都是惊人的相似。可是啊,电影里最后徐太宇还是会和林真心相逢,而尚思易和纪冬至呢,大概,也许永远不会再相逢了。

“哎呀,别扯远了,快说!”S笑了。

徐太宇说,那个晚上我向流星许愿,希望她的愿望里,也有我。即使我知道能让她快乐的是另一个人。她有时明明很难过,还会逞强说自己没事,早餐会犹豫五分钟,但最后还是选择萝葡糕。她常常走路不看路,要记得时刻看着她,想考台大,但是数学很差,喜欢溜冰,爱看周星驰,她,她很喜欢你。
    
你永远不知道,因为徐太宇,我的一颗少女心又砰砰砰的跳起来。我知道,我一直都是相信爱情,相信这个世界上的轮回,相信宿命,也相信缘分,更是始终相信,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两个人,他们人生中的每一步都是在逐渐走向对方。
    
而相逢的人,一定,会相逢。

“记得啊,怎么会不记得?”

遇到对的人的感觉究竟是怎样呢,大概是,忽然之间,就知道自己,好像又有了重新喜欢一个人的能力。一颗少女心又嘭嘭的跳起来。
    
我也在等我的徐太宇回来,尽管我知道,也许尚思易明天就回来,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能够认识他,就已经是,我的,小确幸了。
        
尚思易,你现在在哪里呢,过的好不好,你知道的,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希望,你过得好。 一直都是,希望你过得好。如果我过的不好,你更应该要过得好,连带我的那份,过的更好。
    
天涯海角,惟愿君安。
    
    
——BY纪暖色。      

“你还记得她名字嘛?”

“记得啊,怎么会不记得?”

“来!快给我讲讲!”

“……”

 

都过去20年了。

 

1.

他们都说,男生的发育比女生更晚,包括情感。

 于是当小学六年级,我们班的班花潘丽琴跟我们班最帅的支君伟暗地里好上时,这在我看来,显得那么不可思议并且刺激感十足。导致我最后稀里糊涂成为了某种帮凶。

 慢着,为毛我会知道他们好上了?

 其实是他们好得太不够“暗地里”了。而最关键的是,我家里拥有当时单位里唯一一台直接能打外线的程控电话。那是一包工头作为一个大礼死活要送给我家的,老爸拒绝了3次装电话的工人破门而入,最后还是无奈屈服了。

 而后来,潘丽琴直接跑到我家,用那台牛逼哄哄的程控电话,悄悄给支君伟家里打电话。而她还将我暂时“哄”出家,以免听到她说的肉麻的情话。天啊,要是被我爸知道了我竟然干这事,还花的是家里的电话费,偶会遭到何种痛打?

 老爸没有发现电话费的问题,谢天谢地。但是我人生里邂逅的第一对金童玉女,却因为过于招摇,一下就被老师给发现了。见家长是无疑的,所有舆论和心理教育都苦口婆心指向一点:都就要进行毕业升学考试了,竟然还敢早恋!你看你们成绩都下降啦!

 哐当一声,金童玉女被棒打了。而我却仿佛在当帮凶和偷“窥”这段早恋的过程中,获得了某种微弱的成熟——至少我知道了,噢,早恋是这么个悲催法。

 2.

我以全班最高的分数考完小升初的统考,但依旧以2分之差没有考上市重点一中。而为了帮我争取一个保送的名额,父母找到市教委的亲戚帮忙,最后好不容易弄来给我的保送名额却被公司的副总经理的儿子夺走了。

 于是父亲愤然下海,成为公司第一个打破铁饭碗的高管。他和妈妈去了珠三角地区,帮私人老板打工,留下我暂时在原地,读完初一才过去与他们汇合。失落的重点中学,和生活的重大变动,那是一个由泪水填满的暑假。

 之后我进入了师范附中,正式开始初一的生涯。初一有四个班。二班、四班是所谓的快班,班上学生的入学成绩较高;而一班和三班则是相对的慢班。除了我在四班外,还有一位小学同学郑振宇(外号小不点)也跟我同一学校,被分配到了二班。而我和他还一同在学校宿舍寄宿,因此大部分时间我俩都是形影不离的小伙伴。

 每周五放学,我都会跟小不点一同去2路车的公交总站,搭车返回接近十公里外的家里,我们正好顺路。虽然父母已经从公司离职,但因为有部分手续还没办,因此公司分配给我们的房子依旧保留着。多数周末我都会回去屋子里住,并且轮流去父母的死党家里吃饭,有时是干姑妈家,有时是苏阿姨家。

 有一次,我和小不点刚上2路公交车坐下,在车开动的一刹那,有一位穿着我们校服的女生气喘吁吁冲上来,上车后一个踉跄,冲着我就倒过来,吓我一跳,情急之下一伸手将她扶住。她忙不迭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而小不点则在我旁边喊了一句,“咦,罗卓敏你也坐这路车啊?”

 这位小不点的同班同学因为刚才的踉跄而十分害羞,头一直没敢抬起来,简单回答了小不点一句“嗯”就跑到后面去找座位了。我唯一记得的是:哪有女生的头发那样散开像爆炸头似的啊!而我根本没看清她的面孔。

 这第一印象,我只能说相当……一般。

 3.

第二次看到罗卓敏,是在我们初中楼里。我在上楼梯时差点和她撞个满怀,但是我一点也没有认出她来,要不是小不点又在我旁边喊出她的名字,我实在无法将她跟第一次公车上遇见的那个她联系起来。这次她头发扎了起来,一个小马尾清清爽爽绑在脑后。可我还是没看清她的面容,只是隐约记得那一瞬间,好像有一双长长睫毛弯成月牙般的眼睛在我眼前闪过,带着羞涩的笑意。我没看清她的面容细节,我甚至也没看清她的眼睛,可是我能感受到她散发的气息,是我所喜欢的。

 从那之后,我开始下意识地在经过二班教室的时候搜索她的位置。甚至下课放学时故意主动去等待小不点,以求寻得机会看到她。要知道以前可能都是小不点来我们教室等我的。而无独有偶,我还发现她原来跟我们班上我的几个闺蜜十分熟络,她们小学同一所学校。我自然不敢明目张胆跟闺蜜们打听她的信息,只是会在她们聊天时偷偷将耳朵凑过去一点……

 慢慢我意识到,这份时时刻刻期待见到对方的想法,可能就是别人说的情窦初开。而这一次,我的情窦,在暗恋中慢慢绽放。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喜欢一个人的滋味。

 于是我会在日记里写下对她的所有想法,好多的话。我会在年级一起出去做课间操的时候,特意寻找远处二班队伍里她的身影,如果感觉她也看着我这边的方向,会赶紧低下头,脸颊一阵火烫。

 我有一把神奇的弹子锁的钥匙,那是以前姐夫宿舍的铁门钥匙。它能打开80%的弹子锁,所以我会在中午放学后,偷偷打开二班的教室,并且打开她的书桌,翻看她的小东西。她的书桌内壁竟然写满了好多男生表白的话,看来大家都当她是女神。这一方面让我有微微的吃醋,但更多还是高兴,觉得自己暗恋的人真的好厉害啊。

 我知道了她平时住在师范学院的亲戚家里,放学会从东到西穿越校园回家。于是每晚放学,我都以夜跑锻炼的名义,拉着小不点一起夜跑,实则是为了在她回家的路上,制造一个个意外的邂逅。那时校园广播台每天都在播放张学友的《每天爱你多一些》,我总感觉听着那歌,在每日奔跑着跟随她、邂逅她的时间里,暗恋也在慢慢膨胀。由于她认识小不点,所以常常会跟跑步中的小不点打招呼。而我纯粹只是希望利用小不点来让她知道我的存在。而不瞒你说,我坚持了整整一年的夜跑,纯粹是出自青春期这朦胧的暗恋感,只是可怜了被我利用的小不点。(后来初二我就跟随父母去了远方的陌生城市,但我却曾因为某次校运会上的长跑而被田径队教练看中,招我去练习中长跑……这多少跟当年的夜跑有关啊)

本文由明星八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相逢的,会相逢